2019/03/9

名仕亚洲娱乐

“无座票打折”是个伪命题

来源:太原晚报 2019-03-12 08:20:12


本报评论员 宋鹏伟

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民革吉林省委副主委郭乃硕向大会提交了“关于切实提高高铁配套服务质量的建议”。郭乃硕在建议中说,考虑到高铁乘客过多的问题,发行一定比例的站票可以理解,但是站票和坐票的价格依然相同,就显得不太合理,建议改进。(澎湃新闻3月11日)

市场经济下,不同服务就当不同价格,凭什么无座票与坐票价格相同?支持者的依据很朴素,似乎也很有道理。还有人举出了例子来论证,譬如高铁一等座和二等座的舒适度不同,所以价格不同;软卧和硬卧也是如此……

反驳起来也很简单,无座票真的是站一路吗?拿着无座票坐在空座上,会被禁止吗?所以,从本质上来说,无座票只是“不定席车票”,并不等于站票。相反,价格不同的坐席,却不允许这样——即使一等座空着,也不许二等座乘客去坐。还有人指出,地铁和公交不也是如此吗?无论有没有坐,从来都是一个价格。

从铁路总公司的角度来说,完全可以如此解释:之所以价格相同,是因为票价只反映了运输里程,座位只是赠品,先到先得,所以没抢到坐票的,要么接受这个价格,要么您再选别的有座车次。这就像饭店的包间,来晚了只能坐散台,没见过据此要求商家打折的。进一步说,如果非要将有无专属座位作为服务差异,铁总完全可以将本应打折的部分解释为一个权利——没票也能上车的权利,两者相互抵消,价格不变。不选飞机、汽车和一等座,非要指定日期出行,愿打愿挨,似乎也没什么不妥。

当然,毕竟无座票还有个“能否坐上”的不确定性,权益有差异,按道理价格上也应有所体现。这并不难,一种是给无座票打折降价,另一种就是给坐票涨价。前者是人们希望看到的,变成现实的几率却远不如后一种要大,因为铁路总公司如果想保持利润率不变,就只有采取这种办法。

本质上说,高铁是一种特殊商品,兼具社会保障与商业性两大特点,根本不能简单地套用一般商业逻辑。譬如,出售无座票通常发生在节假日等运输高峰时段,既然供不应求,按说应当通过涨价来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,事实上考虑到供求缺口,就算涨价也不愁卖得出去。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,因为垄断性经营,定价的灵活性又受到限制。退一步说,就算是铁路总公司真打算给无座票降价,但想想超过5万亿元的负债,恐怕也是有心无力。再这么逼下去,那就只有先涨价一条路啊!

责编:俞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