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/03/9

名仕亚洲娱乐

太原摔跤柔道选手赛前练兵忙

最能“打”的人,都在这儿了

来源:太原晚报 2019-04-11 08:06:25


"一分钟吧。"太原柔道队的小将王钰环视一圈,微微一笑。她说,在场的几十位记者,无论性别体重,她都能在一分钟内"放倒"。

鉴于刚刚观看了王钰的训练,记者们无人愿意应战,许多人表示一分钟的讲法,实在是太"客气"了。真要是动起手来,倒地时间按秒计算,更为准确。

昨日,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媒体采访团走进山西体育中心,与备战中的太原市摔跤队、柔道队来了一次"亲密接触"。

这个女孩很会“打架”

18岁的王钰,是太原女子柔道队的未来之星。去年,她曾夺得全国青年锦标赛52公斤级冠军。

“我们呢,就是在规则范围内‘打架’。”谈及柔道,王钰开了一个玩笑。“当然了,我们‘打架’的技术比较多,譬如说,有绞技、腿技、关节技……”据她介绍,柔道中单单一个站立姿势,就有72个动作。

昨日的训练中,王钰与队友在热身运动中,两秒钟便互相放倒一次。而与王钰互摔的选手,还是一位男性运动员。王钰解释说,为了帮助女队员提升能力,柔道队通常会选择身体更壮、技术更好的男队员作为陪练。

即便是与男队员互摔,王钰一点也不怯阵,她不断地主动进攻,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狰狞。“有时候,摔着摔着就红了眼,和‘打架’一样。”王钰哈哈大笑。

他们的耳朵是“勋章”

“对摔跤运动员来说,没有后退,只能前进。”摔跤队主教练王建明说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,王建明带领常永祥勇夺银牌,2019年二青会,他又领着一帮太原“娃娃兵”出征。

“青年组的比赛,一场是6分钟时间,每一秒钟都必须全力以赴。”王建明介绍说,“拼起来的时候,运动员的脉搏10秒钟能跳34次。”即便在训练中,运动员们亦是一次次“嘭”地摔倒在地,片刻不停。

吴昊洋与队友的训练对抗,从场地中心一直摔扭至场边。眼见两位青筋暴起的壮汉不断接近,“围观”记者开始仓皇躲避,并感叹“真玩命儿啊!”对此,王建明表示,比赛节奏如此,所以训练必须如此。

高强度的训练,为摔跤运动员刻下了独特的印记。由于经常进行贴身搏斗和摔打,他们的耳朵软骨周而复始地被折断和增生,逐渐失去清晰的轮廓,肿胀呈菜花状。

运动员们说,不介意“菜花耳”的形状,听力也不会受到影响。王建明也曾是一名摔跤运动员,他摸了摸自己的“菜花耳”道:“它更像是摔跤人的一个标志,或者说,是一枚勋章。”

姑娘小伙排队“抢票”

“国际式摔跤预赛已经结束,我们有63名选手获得了决赛资格。”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史俊杰介绍说,“预赛我们拿了8枚金牌、6枚银牌和16枚铜牌。”

“一青会摔跤项目总共设置了18枚金牌,而二青会的金牌设置是70枚。”史俊杰表示,“上届我们拿到了4枚金牌,这次夺金点增加了,压力也随之增大。”

在已经结束的国际式摔跤预赛中,太原队有九成参赛选手顺利过关,并且有8枚金牌入账。对此,史俊杰并没有太多兴奋,他坦言预赛成绩固然能证明太原摔跤队的整体实力,但是真正的比赛还没有开始。

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,太原队还将有约80人参加中国式摔跤预赛,近50人参加柔道预赛。“我们的预赛目标很简单,多争取几个决赛资格。”史俊杰说。本报记者杨尔欣

责编:俞涛


图片聚焦


回中国的那一天
人类首次“看见”黑洞
但细心的他还是发现了
“满座”已成为图书馆的常态